我与工大辩论团的情意结...

上面那张照片是我14年前最喜欢的照片,以前还不要脸地洗了一张迷你版的照片放进皮包里。当自己面对挫折或是失去信心的时候,我就会拿出照片找回那一份自信。

刚登记大学的第一个学期的假期就披上战袍代表工艺大学去参加全国大专辩论比赛,我的身上还带着中学生的乳臭味啊!直到现在我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辩论员,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很棒的陈稿员及团队中偶尔发光的装饰品。

那一次的比赛,我们在初赛就被淘汰了...我代表团队拿下了一般人认为的输方“安慰奖”-最佳辩论员。听起来有点不是滋味,可是这却是我在大学里的第一个奖杯,更是我求学以来第一个全国性的奖杯,我非常地珍惜。

当天比赛结束散场之前,有一个满脸长胡子的老人家拿了好几本书籍端到我的手里,告诉我:“你有辩论的潜能,可惜你的逻辑思考能里不强,这几本书拿回去用心读吧!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们工大拿下全国冠军!”

直到今天,我还不清楚那神秘的老人到底是谁?

我看着手中的几本书籍:《白马非马》,《真老虎,纸老虎》等,感觉上自己就如武侠小说里的男主角。在战败丢入山谷后遇到一个高深莫测的大师传授秘籍一般。

之后我很努力地学习及磨练,期待着两年后有机会再上战场。两年后的初赛,我当天还有考试,所以无法上场。赶到现场的时候,比赛刚开始不久。那一次,我们带着难过的心情离开马大的礼堂。大家没有说太多,只是拍了一张大合照。

再过两年,我们队伍里有一个热衷于辩论的疯狂小子-王东旋继续留在大专念硕士,所以他争取到了上场的机会。那一年,我已经出来社会工作了,当时我和这疯狂小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可是整个比赛的筹备过程,我都尽量避开...我也不清楚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当时我问自己一个问题:“学习辩论难道是为了上场比赛而已吗?比赛就是为了拿下冠军而已吗?不为胜利,那辛苦地筹备有何意义呢?”

如今再次问一个踏出社会工作了十年的自己这样的问题,心中有了不同的感悟...

那一届的比赛,工大拿下了历史性的冠军。我每天晚上几乎听到王同学的房间传来当晚比赛的录影的声音。有个“明”白事“理”的战友常笑他是个回味当年勇的老人,不过我觉得这的确是工大难得的记录和回忆。

绝缘辩论团十多年后的这一两年,实在受不了一群热情及有礼貌的学弟学妹们的邀请,再次踏进校园和他们交流。

今日看到的辩论团是谦卑,活力,热情,对于辩论的热爱,理性交叉着感性,有硬性的讨论也有软性的艺术细胞...

或许后期的网络世界普及化,让团队的经营有着不同的化学作用,加上后期有很多比赛可以参与,大家都有磨练的机会。

到底辩论是为了什么?

当你的人生历练慢慢在累积的当儿,你会发现自己的答案会一直在升华...

谢谢你们的盛情邀请,让我有机会参与你们的叙别会!你们真的太棒了!

学长也希望自己有很多知识和技巧和你们交流,希望时间能配合的到啦!

只要有实力,胜利一定会站在你们的这里的!至少你们一直都会是大家喜爱及尊重的辩论员!加油!

7 comments:

Apple said...

有人说数学好逻辑就会好?
是不是我要数学变好了,我逻辑才会变好啊?
还是逻辑好的时候,数学也会好?


有时候,辩论就是没有结果。。。
输赢纯粹只是评审主观的看法,那么辩论员在台上的时候还谈什么客观?
最重要是评审buy你的idea~
呵呵~~

Donavan Shum said...

比赛确实是如此,可是出到社会就不一样了。
不要赢了辩论,输了单子哟!
:-)

skypaul said...

那年在工大分校的日子,其实是难忘的啊!感谢曾经和你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Donavan Shum said...

哈!工大分校,差点忘了...以前准备辩论还有访问团,正的很用心。或许是因为网络太发达,现在大家都无需到处访问了。

摆渡人 said...

我记得当年的评判是不敢让你们赢了这比赛吧?
因为辩题的关系!

Donavan Shum said...

摆渡人,
你的记性那么好啊?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样的局面是不可能的,我国不需要强大的反对党,因为这样会造成混乱,而且没有一个政党是中性的。谁知道今天我国竟然有几个州属落在反对党呢?
如果这个辩题再来一回,或许工大会胜出!哈!

prince n princess mum said...

享受过程, 会比得到胜利的那一刻更有意思吧?!~